宝马娱乐官网-宝马线路检测中心


宝马娱乐官网
您所在位置:宝马娱乐官网 > 职工艺苑
吾家小院
作者:周婷来源:高滩管理所时间:2019-01-01

  阳光透过树荫,撒下斑驳的光点,将大地烤得炙热,空气里也凝结着炭火的闷热。马上就要到大暑了,总想找块空凉的地方,在摇椅上去追忆。

  记忆里的夏天还没有这么热,树荫下是凉凉的风吹过,酷暑原来是和高楼一起走进了我们的生活。曾经家里的院子很长,很大,也很美丽。只是房子少了些,只有前后的平房,而且只有一层。宽大的院子载满了我的童年。

  最快乐的当属夏天,爷爷亲手栽种的月季开得娇艳,完全忽视着太阳的眷顾,在微风中自顾摇曳。调皮的我们拽着最美的那一片花瓣,贴在自己的额头,用来装扮孩童臭美的心。葡萄架覆盖了整个院落,不晓得爷爷是用怎样的巧手在那么长的院中支起的葡萄架。满屋都印在阴凉之下,隔绝了所有的热气。葡萄架下摆放的石桌本是父亲让我们学习用的避暑所,却成了我和妹妹撒欢之地。在那个还安装不起空调的年代,还感觉不到热浪袭身的痛苦时,我家的小院成了最美的避暑港湾。

  两只狐狸看着还是青色的葡萄就以急不可待了。奶奶总是嘲笑那个时候贪吃的我们。个子太矮,够不到高高的葡萄架,看着那青色的葡萄一串串的在自己眼前晃动,可想作为孩子的我们该有多着急。趁着家人熟睡,我和妹妹端起凳子,一个人扶着,一个人站着,好不容易够到了它们,还要在未成熟的葡萄里挑拣着发红那颗。地上的葡萄皮成了我们的罪证,被我们祸害的还未成熟的葡萄粒躺在地上,爷爷只是摇头说糟蹋了我的葡萄,老爸要收拾我们的时候,撒腿已跑到了奶奶的身后,妈妈拦着爸爸,笑着说想吃了就耐心等它熟了,别让爷爷白忙活了。这样的事情在每个夏天好像都要重复几次上演,偷吃的葡萄虽没熟的发紫,但总觉得那甜味是任何时候的葡萄都无法相比的。当妈妈将熟好的葡萄剪来洗好放在我们面前时,却也没那么嘴馋了,只能将多余的送与邻里,奶奶说这两个惯坏了的丫头呀,母亲回笑道:“还不是你们两老给宠的!”

  那时的我们还不曾懂得,在还不算富足的年代,葡萄是多少农村孩子的奢侈水果。

  傍晚时分,有几颗星星已耐不住寂寞,透过云层,窥探着人间。我们躺在葡萄架下奶奶的躺椅上,摇呀摇,听着她老人家讲着曾经的曾经的故事,昏昏欲睡中,感觉到奶奶正在用扇子为我们驱赶着蚊虫。繁星已点缀了夜空,拉起了整个银河,而我们已在凉凉的星空下沉沉地睡着了。

  整个夏天就在梦里的青葡萄中过去了,一年又一年,日子越过越好了,妈妈从菜市场买来的葡萄又大又紫,如紫玛瑙般纠缠着你的食欲,一颗就抵得上爷爷种的一大串,可惜那么甜香的味道只停留在了偷吃的夏天。

  家中的小院也随着生活一起变迁,房子越盖越多,满院的葡萄架缩小到只剩一片空地,在到最后的全部消失,爸爸和爷爷用两代人的积蓄将全部的院落盖成了房子,而他们也被时间烙上抹不去的皱纹。其实有两个女孩子的他们真的不用这么辛苦,可是只想把最好的生活留给子孙的大概是每个做父母的想法吧。有时候会眷恋那满树的葡萄,爸爸却说不管这院子怎么变,它都是你的家,你的小院。

  也许有一天,我家的小院同样会被淹没在时代的改革中,可是不管怎样,居住在这里的人还没有变,留在院落里的爱也不曾减退。在舒服的空调房里,记忆也总会留恋长满葡萄架的那个夏天。


  • 宝马娱乐官网-宝马线路检测中心; 地址:陕西省安康市安康大道  
  • CopyRight © www.acfg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7005707号
  •  陕公网安备61090202000009号